2012年5月22日 星期二

大林蒲 - 鳳鼻頭 - 林園


遺落的過去 

大林蒲曾經是個相當欣榮的村落。清國時代早期的鳳山縣(含今之高雄縣市及屏東縣),除了縣治之外,就以所謂的「一昌二蒲」最為"繁華"。「昌」是指右昌; 而「蒲」就是大林蒲。清政府甚至在這裡設有小官署,並且駐有清兵幾十人。帶兵官是名"把總"(又稱"百總")。在版主的阿祖(曾祖父)的時代,有位唐山籍的"把總"還成了我阿祖的好友,閒暇時常到鳳鼻頭我阿祖的住處作客聊天。

不過,十九世紀中葉,打狗(高雄)成為通商口岸之後,商業活動開始漸漸的移往該地,大林蒲的地位也就慢慢的走下坡了。我阿祖的一生正好見證了這個過程的前半段。但是,他大概不曾想像到,今天的大林蒲,跟其他原屬鳳山縣的諸多村鎮相較起來,竟然會如此的沒落 - 周遭被工業區團團圍住,只能面向大海,費力的吁喘著。


日治時代的大林蒲公學校師生照 - 年代不詳  (點擊圖片,可得清晰放大照)

大林蒲地方官紳 - 1940s年代初
中排左二: 吳欽炳醫生(文化協會吳海水之侄);左三:日警坂口;右二:"風颱伯仔"(醫生); 前排左一: 龔文滔

鳳鼻頭"山仔頭"及海灘,1930s年代


鳳鼻頭人1920-30年代


鳳鼻頭人在"山仔頭"前的礁石周圍捕烏魚 - 1930s年代
鳳鼻山邊近海居,灰飛時節網烏魚。節前節後依時到,有信年年總不虛。(清鳳山縣生員,周揚理詩)

鳳鼻頭"山仔頭"前的礁石上釣大魚 - 1940s年代初

鳳鼻頭"山仔頭"海邊的夏日閒情 - 1930s年代末
左一:龔文滔;左二:黃先進 (龔文滔之甥)
黃先進,港仔埔二坑仔人,任巡查(警察)、防衛團長、林園庄役場書記,1941年鳳山高等事件被捕入獄。

參加"神社祭"的鳳鼻頭花車隊伍 - 1940年代初 (點擊圖片,可得清晰放大照)
照片右方旗幟上有"鳳鼻頭無敵艦隊"字樣,反映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後,軍國主義的狂熱氣氛。

林園舊派出所前合影 - 1930年代 (點擊圖片,可得清晰放大照)
後排右六:葉瑤琳,曾任公醫、林園庄長(今鄉長)、林園信用組合長,庄協議會員;右四:龔文滔

林園清水巖仙洞 (今稱桃源洞)  1920年代末/1930年代初
後壁林製糖所(小港糖廠)所長清水政治一家及友人。
清水所長(右坐者),東京帝大農學士,喜好漢學,而與龔文滔(後中立者)成為摯友。

地點不詳,1930年代末
龔文滔(右起第三),其他為後壁林製糖所(小港糖廠)台籍職員

龔文滔(字鳳韶) 1899~1969,鳳鼻頭人。少時受到兄長龔教(書塾先生)的啟蒙,及叔父龔紹唐(前清秀才)的薰陶,加上自己的勤學,在漢學方面有相當的造詣。

他參加過日本時代的社會運動 - "文化協會"的講演團。也曾任鳳鼻頭保正和村長數十年。並於1950年代,兩度參選小港鄉長,均不敵國民黨勢力,而告落敗。不久,高雄政要謝、許等,即利用權勢,強奪了龔文滔在二橋石頭山,四分之三的石灰石採礦權。到了1960年代初,唐榮鐵工廠遭政府接管,該廠積欠龔文滔石灰場的債務,竟又被勾消。受到如此再三挫折,讓天性樂觀的龔文滔,於晚年抑鬱以終。

不過,他仍為後代留下了百餘首珍貴的漢詩,和數篇動人的文章和家書。而其口才、書法和詩作,則頗受知音者所稱道。



龔文滔(鳳韶)親筆詩四首 - 描寫暴風雨下的鳳鼻頭
註釋:
  1. 昭和五年是1930年。龔文滔時年31歲。
  2. 伍子胥,春秋吳國重臣,因力主滅越,觸怒吳王夫差,遭賜死。傳說其遺體被丟進錢塘江,從此錢塘怒潮洶湧。
  3. 以前鳳鼻頭海岸,每逢強颱,往往濤飛山走。過去兩百年來,海岸因而內移了約一百公尺。現在因為消波、填海計劃,陸陷問題似乎得到了解決,但,原有的天然海灘卻沒了。而這些措施,未來對生態環境影響如何,則有待觀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