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24日 星期二

鳳山高等事件犧牲者之祭文


龔文滔
格主的話: 本文作者龔文滔(1899-1969),從小跟隨叔父前清秀才龔紹唐*及兄長龔教,學習漢文。他的詩作頗豐,留有《鳳韶詩文集》。其文章則多散失,本文是少數僅存者之一。讀者如果你是駢體古文的愛好者,或許會因其內容寫近代事,寫家鄉事,而倍感親切;讀者如果你對台灣史有興趣,那麼本文或許會引起你對日治末期,鳳山、東港、旗山、旗后、瑞芳等政治案件的好奇或注意;讀者如果你是對台灣方言有想法的人,那麼,讓我告訴你,作者龔文滔不懂日語、北京話或國語。他唸這祭文,是完全以閩南台語發音的。遺憾的是,百年以來,經過日本政府及蔣氏政權的統治,如今,還能用閩南台語流利的唸這篇文章的人,恐怕比鳳毛麟角更少了。
而原作如一般古文,是一氣呵成的。格主今加以分段、標點,還附上註解,希望有助於閱讀。如有錯誤,請見諒。
* 龔紹唐曾去福州應試。結果,"報馬仔"先來報稱中了舉人,還在祖厝正廳張燈結綵,領了賞錢後離去。可是不久,他卻落寞回鄉,說是受了主考官的"勸說",把名位讓給了一位年邁的老秀才了。後來,日本人於1901年設立(頂)林仔邊公學校**(今高雄林園國小),龔紹唐受聘教授漢文(1906-1913)。每逢上課日,他一大早,就會帶著傘,從中坑門附近的柚仔腳住處,步行三、四公里的路程到學校,下課後再走三、四公里回家。如此,風雨無阻,年復一年,樂而不疲。龔紹唐遺有晚清狀元吳魯***親筆書軸一幅。它一直掛在龔家祖厝客廳裡。龔文滔去世後不久,竟不翼而飛,至為可惜。

**1913年林仔邊公學校教職員名單是:
小林善藏,宮城縣人: 教諭(即正科教師)兼學校長,職六等;
渡部龍之助,東京人: 雇員(即職員), 月薪30圓;
龔紹唐,本島人: 雇員(漢文科教師,因無日本正式學歷,以雇員受聘)。月薪16圓;
黃宇宙(見下祭文),本島人: 雇員,月薪13圓。
(注意: 同是雇員,日本人與本島人的薪資差異頗大。)

***吳魯: 1844 - 1912。出生於他里霧菜瓜寮(今雲林斗南)。八歲時隨父遷回福建晉江。44歲中舉人,47歲中狀元(進士第一名)。他以書法聞名於世。其筆跡可見於霧峰林家宮保第,第二進,正身明間轎廳裡。只是921大地震後,不知還存在否?!

鳳山高等事件 總共39人(另有一說為81人),分批被捕。他們都曾在高雄刑務所,遭到殘酷刑求。其中六人因傷重先後亡故。 另外,歐清石,因亦涉東港事件,後轉台北,在獄中被空襲美機炸死。被捕人士當中,少數是本文提及的日本殖民政府的"眼(中)釘" - 即活躍的異議份子,如吳海水、李元平、歐清石等。但大多數乃文中所說的"池魚",他們是因為地方派系恩怨,而遭到政敵陷害的。至於,少數"眼(中)釘"裡,是否真有人如當局所指控的:"計劃接應盟軍,陰謀叛亂",則有待史家深入查證。

作者龔文滔,早年參加過〈文化協會〉的講演團,與吳海水醫生又是莫逆之交,原本亦列逮捕名單中,幸有日警友人暗助,將他的名字剔除,才逃過此劫。

又,此案涉及日本國安,遂由"特別高等警察課"負責偵辦,故世稱"高等事件"


鳳山冤獄犧牲先烈之祭文
民國参拾四年拾貳月七日,即古曆乙酉科拾壹月朔月有参日,為我
先烈 黃宇宙先生於民國参拾壹年壹月三拾ㄧ日;
同志 莊榮愿先生於民國参拾貳年五月拾九日;
同志 黃允南先生於民國参拾壹年參月拾四日;
同志 黃府德先生於民國参拾壹年五月拾参日;
同志 李元平先生於民國参拾壹年八月拾八日;
同志 歐清石先生於民國参拾参年某月某日 等緣於高雄刑場被栲  1,為國捐軀。又
同志 蔡朝清先生由在獄慘毆,殘創復發。迨民國三十四年七月壹日,化鶴西歸。當地同志,敬開追悼,饗慰亡靈。晚輩文滔謹以香楮 2之儀,敢致敬于我諸先烈老先生之靈前曰: 

惟嗟! 洄溯民國参拾年秋間,文滔業寓鳳邑18。迨拾壹月七日夜,恍覺滿懷憊鬱。攢眉  3之慮既結;蹙額之容奚銷。於是散策庭際。宵深夜靜,萬籟靡聲。微颯涼颸,藉減慁意。至鐘鳴拾勾,即入幻烏甜。靈雞三喔,甫覺目跳心顫,縈懷無際。

忽聞履音,欵閎  4而嘂  5:「阿舅父起乎? 何貪眠乃爾耶?文滔心怦然動。即矇矓啟扉,諦而視之。噫! 非他,迺甥婦蘭官,突而其來也。睹其顏,似無人色;聽其譆,何異鷀啼。即倉猝而告曰:「噫嘻! 舅乎! 吾家夜來,晨鐘未竟三報,突有日警三數輩,猙猛排闥  6而入,搜括無遺,竟將汝甥先進  7缉去矣。更聞鄉士遭斯者,尤踰貳拾餘計。此去生死烏知,願速圖之耳。」語既酸、淚涔然。雖衡陽啼猿、巫峽斷雁不是過也。嗚呼! 文滔一聞斯言,不覺如醉似癡。若巨雷之劈頂;同驟雨之打頭。固知燎原之火,已必無幸。竊以沉波羅漢,安能救海底活佛者哉? 嗟呼! 呼天渺渺,疼苛政之殘酷;搶地茫茫,恨惡法之暴虐。迺飾詞之曰:「毋懼。愚當善籌之。汝其勿憂也。」 既愬  8警所夜叉,則露檮杌  9之睜睨10越求名家紳豪,咸作蟄蛙之傍觀。 

星移兩轉,蟾圓三經。驚接噩報之傳來矣! 嗟吁! 彼蒼者天! 狡賊惡辣,詎天未之知? 抑咎有所貸耶? 天羅地網,擺佈陰森杯弓蛇影,設伏愈厲。怎料賊心未殄11,燕鴻甫度12,而我 吳府海水、蘇府泰山兩老先生暨諸同志,亦已連繫入甕矣 

嗚呼! 月黑風淒,嘆池魚之受害;星零霧重,畏牢狴之威揚。


林園港仔埔 黃宇宙
嗟夫!  黃翁宇宙老先生,品性溫良,身出望族,名聞臺疆。曾長小港之庄政,又敦林園之美風。箕裘克紹,家道豐昌。平生教子義採竇方,蘭騰桂秀,滿階砌之芬芳。季父隸士族於清世以釋褐13令嗣為國手在今時而解囊。正期趁晚境以啖蔗,奚料中奸謀而咨喪。寧不痛哉!? 

蔡府朝清老先生,人品廉潔,漁業遠洋。尊卑有序,和睦鄰鄉。真與人而無忭實蘭麝以並香14。曾憶客冬15文滔緣公旅恒邑16。邂逅黃府,逆寓17壹話。誰知千載死別而盡終。詎不悲哉!? 

李府元平老先生,生長郡城18,譽顯桑梓。善修道於南館;孝能養乎北堂。夫唱婦隨,望地久而天長。正擬枇杷晚翠,罔料秋梧19。蕭墻禍起,亦渡歸西之航。 

莊府榮愿先生,父自祖邦僑台。投身糖業,克勤克儉。誠稱橋梓而留芳。惟我 先生素抱大志。雄飛遠洋,旅旌耀珠鷺20之津;蓮蓿競艷,衣錦誇林園之域。聲譽美彰,正期興我漢族以濟美21,靡料淪日寇而慘戕,夫莫惜哉! 

黃府允南君,父衝新衿22,己居紳士。甲百里之饒富;擁千頃之良疇。詩書素好,競尚佳章;陶朱技癢,馳騁賈莊。「安記」以徽號,圖駿展之臻祥。於我民國貳参之歲,迺舉大陸,鵬搏鴻謀。未軌竟遭飛廉23遽猖。巢幕之燕,莫覓完卵驚弓之鳥,幸有梓坊。尚期青天戴首,白日曬身。一墬奸宄之毒套,亦豋不醒之床。嗟甚痛惜! 

黃府德老先生,為人師表。萬世儒宗,茹古含今。馬融之風既瀰;楊震之志尤長。知驊驥之印跡,固非駑馬所追蹤。怎料一入烏雲之陣,竟遭千古之殃。嗚呼哀哉! 

日寇之淫威是銳,侵略之野望故隆。蘆溝之惡鋼,亞戰再操於参拾24。噫嘻! 亞戰之火欲開,彼輩則想以不芟25眼釘,烏能以規讞章。於是苛令一下,寧毋慘乎,先烈諸公! 今幸吾臺已歸祖國。即 我吳先生海水、蘇先生泰山曁於囹圄諸公亦得破甕出樊矣。則我 先烈也應瞑目幽冥,而做護國之夜郎。幸哉! 大冤已雪。國運隆昌。欣萬載之光復; 慰九幽之陰光。 

嗟呼! 諸先生既好騎鶴,我難附凰。 

悲夫! 文星隕故土,知(冒鳥)26啼林園;燐火飛他域,痛鶴舞西方。 

嗟吁! 奚意天不假人,徒嘆南極之無光。生雖欣榮,死孰無傷。猴啼鳳嶺27,每側耳兮難禁九轉而迴腸;露冷猴邱28,應傷心兮能無孤燈之妻房。人琴已杳,永隔陰陽。未冺手澤、飲杯棬29,知有痛於令郎。千呼不返,一去云亡。今我來此,敢獻瓣香。魂若有靈,鑑我清觴。佑爾家之子孫兮強還健;保我室之大小兮壽而康。哀哉! 尚饗!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 鳳山區小港鄉鳳鼻頭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龔 文 滔  拝


民國三十四年(1945)拾貳月七日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註解:
  1. 高雄刑場被栲:  高雄刑場,應指高雄刑務所。栲,刑具也,在此作動詞用。
  2. : 音ㄔㄨˇ,冥紙。
  3. 攢眉: 欑,音ㄘㄨㄢˊ,聚合也。攢眉,心有不快也。
  4. 欵閎: 「欵」同「款」。欵閎,敲門也。
  5. : 「叫」之古字。
  6. 排闥: 「闥」,音ㄊㄚˋ。排闥,推門直入也。
  7. 先進: 姓黃。林園港仔埔二坑仔人。曾任巡查(警察)、防衛團長、林園庄役場書記(今鄉公所主秘)。是作者龔文滔的外甥,也是龔的protégé。他的被捕,頗有"項莊舞劍,意在沛公"的味道。
  8. :  與「訴」同。
  9. 檮杌:  音ㄊㄠˊ ㄨˋ,惡獸名。
  10. 睜睨:  怒目斜視。
  11. :  音ㄊㄧㄢˇ,滅絕也。
  12. 燕鴻甫度:  燕,夏候鳥;鴻,冬候鳥。吳海水等,是過了冬天,於翌年夏季被捕的。
  13. 釋褐: 脫去平民衣服。按: 黃宇宙之叔父黃遜人乃前清秀才。
  14. 真與人而無忭: 真誠施惠助人,卻不因而洋洋得意。忭,歡樂也;實蘭麝以並香: 蘭麝皆高貴香料,喻高尚品德。自我充實之,也讓周圍的人受到薰陶。
  15. 客冬: 前一年的冬天。
  16. 恒邑: 指屏東恆春。
  17. 逆寓: 猶客居或旅店。
  18. 鳳邑郡城:   均指高雄鳳山。日本時代有鳳山郡。
  19. :  與「凋」字同,殘落,零落之意。
  20. 珠鷺:  廈門又稱鷺島。
  21. 濟美:  在前人的基礎上發揚光大。
  22. 父衝新衿: 黃允南之父即秀才黃遜人。"衝新衿"與前"釋褐"(13)相呼應,即脫去平民衣服,換上士族新裝。
  23. 飛廉:  風神也。此處或指颱風。
  24. 亞戰再操於參拾: 中日開戰後,民國30年(1941),又爆發大東亞戰爭(太平洋戰爭)。
  25. : 音ㄕㄢ,刈草也。
  26. (冒鳥): 音ㄇㄠˋ,《山海經》:北囂之山有鳥,人面,名曰(般鳥)(冒鳥),宵飛而晝伏...。或是貓頭鷹。
  27. 猴啼鳳嶺: 格主父親少年時,仍偶有猴群自林園、小港交界的鳳髻山而下,騷擾路人。現已絕跡。
  28. 露冷猴邱: 猴邱,或指高雄壽山(柴山),舊名猴山,洋名Ape Hill,今仍多獼猴。
  29. 未冺手澤、飲杯棬,知有痛於令郎:  棬,音ㄑㄩㄢ,飲器。《幼學瓊林》: 「飲杯棬而抱痛,母之口澤如存;讀父書以增傷,父之手澤未泯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