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3月17日 星期六

台灣新報 1945年8月17日


昭和二十年八月十七日星期五





(Click the above to enlarge 點擊上圖可放大)

版主的話:

這天的頭條新聞 - 天皇詔書,分明是要宣布日本無條件投降的。可是如果光看標題,卻令人霧煞煞。即使詔書本文,也是不乾不脆,既看不到「無條件」,也看不到「投降」的字眼。情勢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,為政者還在"講帥氣話"(台語),真是....

還有一點,著實令人不解 - 日本天皇詔書已於8月15日中午以"玉音放送"的方式由東京向全帝國廣播。可是,台灣總督府掌控的《台灣新報》卻在兩天後的17日才登出。在那多出的一天的空檔裡,總督府和台灣軍司令部的人到底在想什麼?又做了些什麼?

"而當時在台灣有670萬台灣人,28萬5千日本平民,14萬日本兵士,1萬日本軍官,8千軍中文職人員,5千琉球人,2千朝鮮人。可是在玉音放送後的頭幾個小時內,居然有99%以上的人不知道天皇到底在講些什麼。這種說法大概是事實。"(見鈴木明的《誰も書かなかった台湾》)。原因是廣播音質不良,內容語焉不詳,加上日皇又使用艱澀的宮廷文言語辭。

又,這份報紙提到陸軍大臣阿南惟幾自殺一事。之後,其夫人出家依佛。他有六子,長子早逝,次子戰死,... 六子惟茂,後為外交官,曾任日本駐中國大使(2001-2006).

2012年3月16日 星期五

紅毛港青年研究會記念箋




版主評語:

一般的認知是,〈紅毛港青年研究會〉只是個屬於紅毛港及附近村落的地方詩社。可是,這份紀念箋上,所公佈的詩作比賽的入選者名單,卻涵蓋台澎各地。顯然,現代人是低估了這詩社當年的名氣了。


2012年3月1日 星期四

從”林皇帝”談起…

戴健城先生在《林園鄉鄰居不嫁取(娶)事件》一文中,提到高雄林園區苦苓腳的林家村是大村落,以前的民風較為強勢,因此地方上有「林啊!林皇帝!」的稱號。他說:「林家嫁出村外的女人是不能讓夫家挨打的,否則不肯善罷干休;而嫁入林家做媳婦,得嚴厲管教。故留傳『 嫁出林皇帝、嫁入欠棍債』這句諺語。」我讀到這一段,不禁想起一些父親說過和自身經歷的往事來... 

"林皇帝"
台灣剛"光復"不久,小港鳳鼻頭村有個人,因故責打了他的媳婦。這媳婦可是苦苓腳人,她忿而回娘家哭訴。結果,第二天,七、八十名苦苓腳的壯漢提刀持棍,浩浩蕩蕩,沿著軍路(國民政府改稱"馬路",後來因為沒有馬,又改稱公路),越過崎坡,來到鳳髻山前,直逼鳳鼻頭村。我那當村長的祖父,趕緊通告全村男人到村莊路口禦敵,可是鳳鼻頭是個小庄,而且愛好和平的人不少,結果只有三、四十人響應,前來路口集合。就這樣,雙方互相對峙,彼此叫罵。眼看一場庄拼庄的械鬥就要爆發了,我祖父只好向附近"山仔頭"(即鳳鼻頭山入海的山丘)的駐軍求助。不久,一位軍官帶來十幾名士兵,架起機關槍,這才把"林皇帝們"逼退。真是好險! 

Carpetbagger
鳳鼻頭海墘的"山仔頭",二次大戰時,日軍築有防空陣地。戰後,國軍62軍某部進駐。該軍營不大。有一次,幾個村裡的人去軍營裡洽事。但見營中堆滿一袋袋的白米。好奇的鄉下人,問道:「你們人不多,屯積這麼多米做什麼?」接洽的軍官,一臉無奈的回道:「這不是公家的。這是"某某高級長官"私有的,他買了暫時放在這兒。等有船了,就要轉運到上海去賣囉!」唉!其實,豈只那位"高級長官"而已。那些年頭,政府故意高估大陸法幣對台幣的兌換率,不知道方便了多少carpetbaggers 在台灣大量採購便宜物資,再運往大陸高價賣出以套取暴利! 結果,終於造成後來島上物資短缺,台幣狂貶,四萬(舊)台幣換一塊錢新台幣的慘事。

註: Carpetbagger 原指美國南北戰爭後,以勝利者的姿態,到南方進行經濟和權力掠奪的北方人及共和黨當權派。

逃兵
1946年夏,62軍準備北調秦皇島,有個廣東籍的黃姓逃兵躲入鳳鼻頭民家。結果,不久竟然娶了該家的女孩,還搬到林園街上,成了當地有名的中醫師呢! 
228
62軍走後,"山仔頭"軍營由高雄要塞接管。1947年228事件發生,頭幾天情勢對本島人較有利。"山仔頭"的駐軍奉令退入高雄壽山要塞。臨走前,有位軍官向我祖父叮囑:「千萬不要參加什麼官民對談的處理委員會或任何公開活動。因為,政府暫時的示弱,是在設陷阱,要引蛇出洞。不久,軍隊一定會再度下山,到時候那些浮出檯面的人物就會遭殃了。」後來,果如其所言。

那年三到五月是清鄉期,有一天一名排長帶了一隊士兵來找我祖父,說要清庄,非逐屋搜查不可。他態度極為兇惡,還掏出手槍恐嚇。"好佳在",我父親會說北京話,他和我祖父兩人,好話說盡,才把那群惡煞打發走。其實,那時候,是有幾個從高雄逃來的年青人躲在村子裡。如果真的搜村,後果不堪想像。
 
"水鬼仔"
1950s年代鳳鼻頭的小軍營又易主了。這次變成了陸軍蛙人成功部隊在台灣本島的基地。這時我已來到世上,還跟父母搬到林園上小學。印象中,這些"水鬼仔"個個身強體壯,皮膚黝黑,時而穿紅短褲,時而著綠軍服。聽說是蔣介石的寵兒。一般說來,是不太擾民,其中有幾位後來還娶了鳳鼻頭的女性,成了鳳鼻頭的女婿。

可是有一次,他們的幾個炊事兵來林園逛街,卻在我家門前路上,被清水巖的陸戰隊員修理了一頓 (這是我生平頭一次看到大人被毒打,很恐怖)。"水鬼仔"得悉後,大隊人馬立刻乘數輛軍用大卡車,從鳳鼻頭趕到林園尋仇。他們一見到陸戰隊的就痛毆,連鳳山調來維持秩序的憲兵們也挨揍。嚇得老百姓趕快閉門休市。這也是我一生中唯一親眼看到的一次暴動。

反攻大陸
1960s年代,蔣介石作夢,想打回大陸,於是全台開徵"國防特別捐",記得車票等物價都漲了。而在鳳鼻頭村外的"墓仔埔",也忽然架起了鐵絲網,設置了障礙物,且挖掘了戰車壕。還好我曾祖母的墳墓沒被挖到。另外,沿靠著鳳髻山面海的山壁,還砌了一小段古式城牆。鄉下人興奮的傳言說要建萬里長城了。接著,每隔一段時日,就有部隊前來做登陸攻城演習。每次一來,我祖厝的客廳就成了他們隊部的指揮所,真是不勝其擾。不但如此,每次他們一走,客廳書櫥裡我祖父的古書和父親的日文書總會減少幾本....

這些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,近年來腦力差了,現在,趁記憶尚未全失,記錄下來。

後記:
228那一段,是我上大學那年,我父親才告訴我的。不過,我卻早在林園上小學五年級時就聽到有228事件了。記得有一天,老師上課時突然說:"十二年前的今天,台灣發生了大動亂的228事件。不久,有好幾十個年輕人被押來到我們學校,關在廁所裡,過幾天後又被國軍帶走了...。" 當時,我跟其他小朋友聽到大人們被"關廁所",都覺得很好笑。後來,長大了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不禁不寒而慄。心想那幾十個人,到底從哪裡來、後來又被帶到哪裡去了呢?